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  »  搬屋
搬屋

搬屋 (2001)

更新:
2018-03-13 07:41:41
状态:

类型:
电影
地区:
香港 
语言:
粤语 
imdb:

主演:

在线播放下载地址 字幕粤语 收藏 报 错 评论
还可以在哪儿看

搬屋在线播放

暂无播放源

搬屋下载地址

暂无下载地址

猜您喜欢

除了"搬屋"您可能还喜欢

搬屋的简介

《搬屋》(Moving)   牛头角村为本港最大的旧型公共屋村之一,居民多为独居长者及贫苦家庭。政府近年重建该区,自二○○一年起居民陆续搬去其他新屋村。   本片以五个多月的时间拍摄,纪录独居长者搬迁期间遇上的种种困难,以及日常生活的苦与乐。    位于外滩协进大楼的放映厅里挤得满满当当,一个香港独立电影的展映正在这里进行。银幕上,一个衣着简朴的老人对着一帮来看望他的学生哭诉自己的遭遇。观众里有人动情地发出叹息,有人则被老人滑稽的样子逗得笑出了声。这是纪录片《搬屋》,一个关于生活在香港旧型公共屋村的老人们因政府重建而搬去新屋村的故事。       电影放映结束后,导演张虹走上台接受观众的提问。 “我觉得你的电影根本不能叫独立电影!”一位长发的中年男性说。       这不是张虹第一次面临这样的问题,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假如想要片子有所影响的话,要让不同意你的人来看。有些问题是需要讨论的,如果片子立场清楚,那就没有了讨论的余地。”张虹对我说道。这是影片放映结束后的晚上,我们坐在她狭窄的快捷酒店里。 她穿着粉色细格子衬衫和棉布短裤,剪着利落短发,随意地坐在床沿上。        《搬屋》是张虹的第四部纪录片电影。它所代表的香港独立电影,在主流的电影工业所造就的港式繁荣之外,扮演了让本土和外界来认识这个城市另一面的重要角色。这另一面的香港是更底层人民的贫困生活,是传统中国人的市井文化在日常生活中的点滴体现,也是殖民与移民历史所造就的不安稳感。        1999年,她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纪录短片《看不见的女人》,讲的是在香港生活的三个印度裔女人。这部只有30分钟的影片向人们展示了隐蔽在香港这座国际都市里的另一族群——大部份的本地人对他们认识不多,且心存偏见。2002年,她与搭档林伟鸿拍摄了另一部电影《中学》,讲述了两个香港中学的日常教育活动。正是从这部电影开始,她受纪录片大师弗雷德里克·怀斯曼的启发,尝试用“直接电影”的手法来拍摄纪录片。作为导演,她并不介入拍摄过程,片中也没有任何访问、对白和配乐,只是客观地记录事件。通过这种叙事方式,人们能够很清楚而全面地看到香港教育机构的运作,制度的优劣——当然, 也会去暗自对比。影评人崔卫平在《我们时代的叙事》一书中以这部影片详细总结了香港中学在教育理念、升学率、礼仪上与大陆教育体制的区别,并提出英殖民文化对香港教育的影响。       1958年出生于上海的张虹,3岁时随母亲移民到香港,属于1960年代移民潮中的一员。她在香港学习社会学,随后去加拿大攻读电影学位,于1990年代回到香港。在拍完《看不见的女人》后,她曾经在银行工作,却仍然心归电影。于是拿着离开银行的赔偿拍起了《中学》,然后是讲述香港传统节日盂兰节的《平安米》。《平安米》的获奖增长了她的自信,便更加义无反顾地投身于其中。此后,记录2003年游行的《七月》、2004年立法会普选的《选举》使得她被看作是一个社会运动者。但张虹却有着自己的观点:“有些人拍片子是要抗争要反抗,而我们是要了解这个问题。怀斯曼曾经说过,‘电影改变不了什么’。我所希望的是很多人来拍,很多人来看,那么,起码会有人来讨论。也许,问题就会被重视。”这次展映中,另一部让人关注的影片是由香港独立电影人崔允信拍摄的剧情片《三条窄路》。这个虚构的故事讲述了在一个由大财团压制的社会里,媒体、教会、警察三个本应起监督作用的机构如何助长了商业势力。这让看惯主流香港电视电影中对香港警察、法制社会的歌颂的大陆观者感到惊诧。片中的警察所表现出的“赚钱求安稳”的态度也让他们认识到,剥去这个商业社会华丽的外观,那些生存于其中的人,也不过是赚钱大过一切的传统小市民。作为香港独立电影的活跃分子,崔允信于2001年拍摄的第一部剧情长片《忧忧愁愁的走了》就广受赞誉,这是一部由七个独立的故事组成的影片,讲述的是在香港回归的转折期,分散在香港、美国和中国内地的几个小人物的生活。       总体来说,这些影片是拍给本土观众看的,它们承担着一种在当地发起社会讨论的功能。“这些影像作为社会一部分,作为一个媒体,香港导演将电影运用地比大陆好很多。”策展人吴觉人说道。但中国观众却可以从中发现一个此前并不熟悉的香港。“通过它们,我们可以增加对香港的了解,也思考自己。”他说道。       从《搬屋》中老人生活在大陆的妻子、工作在大陆的儿子,《三条窄路》里在香港从事色情行业的潮州女孩,我们看到回归以来,香港与大陆之间越来越紧密的联系,而这些香港底层人的生活却并未因大陆近年的财富增长而与他们生存的这座城市一起从中获益。从《选举》中抨击大财团出身的对手的长毛,《三条窄路》中抨击政府的牧师,我们看到,近年来港人对于自由与法制等从前引以为豪的价值观唯恐丧失的危机感。        不止一次,有人用香港导演许鞍华去年在商业上大获成功的电影《桃姐》与张虹的《搬屋》对比,张虹认为,许的成功在于:“一方面,因为她的电影制作成本低,所以相对来说,她反而有了自我表达的自由。另一方面,老人问题是有市场的。因为不只是针对香港,现在的台湾、内地、日本,许多亚洲国家都在面临这一问题。”        无疑,张虹的电影对未进入香港主流商业电影视野的那些社会问题的关注更为执着。因为这些影像,大陆观众反倒从中看到一个积极的香港:它在政治政策上仍不失公正,社会机构对社会问题广泛的介入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边缘人群得到关注,人们依然期望坚持个体自由,最重要的是,他们保持了对传统价值观的认同和坚守。        张虹这一代导演大多有着相似的经历,他们都成长于陈冠中曾在《我们这一代香港人》中写道的那个时期:“ 似乎不论家庭或学校、文化或社会,都恰好替我一代做了这样的经济导向的准备,去迎接随后四分一世纪的香港经济高速发展期。” 他们有机会在海外接受教育; 从小受港式电影文化的影响,经历过70、80年代香港电影工业的高产期,90年代胶片与数码拍摄的更替。回归后至今的合拍片时期,正是他们开始不满于香港主流电影现状,开拓个人事业的时期。这一时期的香港电影工业被认为可以自由表达的空间越来越窄。        从2007年开始,张虹组织了一个华语纪录片电影节,以推动纪录片的发展。而崔允信于1997年成立的独立影像机构“影意志”则在2008年创办了“香港亚洲独立电影节”, 致力于推广独立电影的发展。他认为,影意志的任务之一,“是希望有一个多元的香港。”与张虹较为温和的态度相比,他并不否认自己的社会运动者身份:“我是一个有时会参加社会运动的独立电影导演,有时也会用电影来尽一下公民本分。”        “很多纪录片是无法给出一个结果的,也不是对一两个人的刻画,而是一群人。一个事件应该用不同的角度看,因为其背后的制度很重要。”张虹说。(撰文:张云亭 发表于2012年7月《商业周刊/中文版》

搬屋评论

{page:datacount}条影片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自互联网,没有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未参与录制、上传。若本站收录的资源涉及您的版权或知识产权或其他利益,请附上版权证明邮件告知,我们会尽快确认后作出删除等处理措施。
Copyright ©2020 vjdpivlfj#gmail.com(@) [BT电影天堂]-百度地图-RSS订阅